zombie
> > > >
> > > >

Galois Capital 共同創辦人萬字解讀加密市場:細數各個概念板塊在瘋狂牛市中被無視的問題

2022/02/21 15:51
Galois Capital 共同創辦人萬字解讀加密市場:細數各個概念板塊在瘋狂牛市中被無視的問題
  • 作者:Galois Capital 共同創辦人 Kevin Zhou
  • 編譯:Zombit、CryptoClaire

概述

2020 年和 2021 年最後一波雙牛週期的特點是「故事性/敘事」占了主導地位。一個新的代幣項目所值得獲得的讚賞,已被營銷和迷因的質量推至第二順位。第一階段由交易商轉型而來的 VCs 引領、第二階段由匿名 kol /微網紅引領,取代了 2017 年時傳統 VC 所擁有的影響力。我們看到了故事從 DeFi、NFT、DAO、L2 到 Play-to-Earn、Metaverse、 Web3,然後回到 NFT。在這當中 L1 戰爭跨越了最後 5 個共同的故事週期。

加密貨幣領域正在抓住新的故事,以此作為部署新資本的合理性,並藉此滿足投資者對巨額回報的胃口;早期可能可以從根本上實現投資回報,但現在只能透過吸引不成熟的資本來充當每個前任持有人出場的流動性。

許多年前,我會認為這是一種恥辱,錯誤地分配了沒有生產價值的資本,並強取豪奪般地從夢想一夜致富的 TikTok 用戶那裡提取補助金。不過,每個產業都會有食物鏈的底層,如今我的想法有很大的改變,我將每個牛市週期視為動物王國中自然生命週期的化身,在那裡我們有一條貪婪的食物鏈,被稍微聰明但同樣貪婪的自己吃掉,醜陋但不可避免。

我現在對加密貨幣加速主義深信不疑。多年來,我們一直無法單純透過邏輯、推理或任何形式的口頭辯證法,在產業中取得進展。我們只能透過一次次目睹大多數注定要失敗的實驗項目來學習(儘管有些實驗確實成功了,至少目前如此是成功的)。

小區塊與大區塊的爭論、PoW 與 PoS、這個 PoS 與那個 PoS、這個 L1 與那個 L1、L1 與 L2、(3,3) 與 (-3,-3)、Punks 與 Apes,DOGE 與 SHIB、CLOB 與 AMM 等等,如果沒有真正看到它們在現實中的表現,就無法得到孰優孰劣的答案。再多的機制設計、專案架構研擬、參考過往經驗或硬核的文字理論都無法說服一個部落放棄他們的「聖牛」加入另一方。

我們作為一個產業,必須發自內心的去體驗好與壞、有效與無效,直到它融入我們的時代精神,形成我們的集體記憶,然後我們才能繼續前進。

行業術語的引入是 Crypto 文化中一個有趣的發展。在醫學和法律等傳統受保護和供應受限的領域,行業術語有雙重用途。首先,溝通的雙方能夠共享一個易理解的語言庫,這可以節省許多時間。其次,它可以防止外部人員輕易地從內部人員手中提取那些「理應」屬於他們的價值,在 Crypto 的世界中,這並沒有什麼不同。隨著我們成為一個更富裕的產業,我們進一步用內部術語來掩飾自己,這樣那些骯髒的外人就無法打敗我們。這應該會引發更多的併購活動,因為沒有內部專業知識的非加密貨幣公司會越來越想要進入這個利潤豐厚但又非常難以滲透的領域。我在這裡不針對好壞做評斷,這只是自然現象。

資本配置總是落後於新型且有用的創新。在牛市週期的過程中,越來越多的資本追逐越來越低質量的項目。企業家和騙子都非常樂意啟動他們那些不成熟的專案,創造供給以滿足那些即將進入該領域的新投資需求。也正是這種時候,已揭穿國王新衣的反敘事方之自我言論審查已達到最高峰,怕的是一旦發表見解,傳銷與長期持有人將如同虎頭蜂窩傾倒般地反彈。在狂熱的高峰期,人們只購買他們認為可以轉手給下一個邊際買家的東西;估值變得荒謬,常識被部落的聖歌和祈雨舞的浪潮所淹沒,從而使價格上漲。若不是宏觀經濟環境的轉折,我們可能已經達到了更荒謬的高度,狂熱實際上並沒有達到它的自然頂峰。

隨著趨勢的轉變,無論是在 Crypto 領域還是其他市場,「故事性」都被削弱了,許多項目被揭露充其量只是騙局,徹頭徹尾的騙局。當瘋狂成為牛市的淺規則時,細微的收益或謹慎一點的考慮都會被貼上異端的標籤。只有在「故事性」減弱之後,這些想法才能被發表,不會因為違背浪潮而被貼上「錯誤思想」的標籤。

目前,除了山寨幣仍然有點高估以外,整體市場的定價似乎相對合理。美聯儲加息言論最初因被認為不完全可信而遭到忽視,但現在已被大多數人相信並消化。美聯儲進一步鷹派情緒的新發展導緻小幅下跌,但很快就被買入。看起來今年大概加息 4 到 5 次,不多也不少,至少在目前的預期中是這樣。投機性 ALT 的資金已朝著 BTC 和 ETH 等主要資產的方向回流,但沒有 2018 年那麼嚴重。Crypto VC 籌集的大部分第三或第四筆巨額基金可能會流向他們一直擁有的地方,是新項目而不是舊項目。如果宏觀經濟改善,新項目仍可能在這些資本的支持下獲得 10 倍或 100 倍增漲,但舊項目可能不會從這當中獲得相同的增長幅度。

騙局與烏托邦主義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兩個新的維度,我們可以在這兩個維度中對各種加密貨幣進行分類:騙局(Grift)和烏托邦(Utopianism)。例如,在「騙局」的維度上,我想我們都能認同 OHM 與TIME 相比,相對沒有那麼嚴重,而 TIME 與其他 OHM 分叉項目相比,也相對沒有那麼嚴重。現在我並不會聲稱這些項目中的任何一個絕對是騙局,只是相對應的將它們以這種方式合理地排序。一般來說,其準則是複製品都會比原版還要粗糙。

在烏托邦主義維度方面,一個例子是 BTC 的烏托邦主義程度不如 ETH,而 ETH 的烏托邦主義程度不如 SOL、LUNA、AVAX 和其他新 L1 。一般來說,評估準則是新項目試圖「解決」舊項目固有的問題,因此烏托邦程度更高。現在我們了解了這些維度,我們可以談談可投資性、回報率、以及 4 個象限中每個象限的時機考量: 1) 低騙局、低烏托邦主義;2) 低騙局,高烏托邦主義;3)高騙局,低烏托邦主義;4) 高騙局;高度的烏托邦主義。

第 1 象限(低騙局、低烏托邦主義)代表在無需某種基礎科學或技術突破即可解決的問題上誠實努力的項目。例如(過去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新的加密貨幣基礎設施,以及某些早期成功的加密貨幣,如 BTC。這些往往是良好的長期投資,但同時也被認為是較不吸引人的短期投資標的,特別是在牛市的狂熱階段。

第 2 象限(低騙局、高烏托邦主義)代表的是誠實且努力構建宏偉設計的項目,以引導我們進入一個勇敢的新世界。這些設計通常需要至少一項但有時需要多項技術突破才能發揮作用。你經常會發現,這些項目的擁護者會透過抨擊象限 1 中的項目作為象限 2 的項目之所以存在的必要理由,因為只有在現存世界存在嚴重缺陷的情況下,烏托邦才值得追求。象限 2 項目在早期階段往往是很好的投資,因為創始人是認真的,而且它們熬過了。這將為創始人創造神話,並且應該能夠維持足夠長的時間以至少獲得一兩輪融資。

在後期階段,只有取得突破並「實現」烏托邦,這些項目才算是好的投資。目前尚不清楚這些烏托邦式的追求是否會成功,但 VC 只需要抓住其中的幾個就能獲勝,以彌補所有失敗者造成的損失。在這象限 2 的其中一個目標是讓項目看起來盡可能像象限 1 的項目。使其看起來風險不大,並使投資者感覺更好。從博弈論和機制設計的角度來看,突破的真正要素往往會被忽略,並且項目方會不斷重申其所提出的設計是完全可行且完全與激勵兼容的。象限 2 的項目是象限 1 項目的更高風險、更高回報的類似物。在風險上存在分歧,但在潛在回報上沒有分歧。

第 3 象限(高騙局,低烏托邦主義)代表執行力不足的吸金項目。這方面的一個例子是 Bitconnect。在這個領域裡的每個人都很清楚,這是一個騙局。這正是為什麼 Bitconnect 會以 Crypto 社群之外的人為目標且整體項目不太複雜的原因。在「不太複雜」這一點,象限 3 項目似乎更烏托邦,這正是這些項目想要做的,與象限 2 融為一體。最終,烏托邦主義常常成為詐騙的掩體。這就是為什麼象限 3 代表了我們產業中最糟糕的部分,真正食物鏈底層的人。愚蠢且貪婪的人欺騙比自己更愚蠢的人。這些項目的爆炸性增加成為監管機構最終用來作為對整個領域進行更嚴厲監管的理由。你還能想到現在加密貨幣領域中的任何其他項目,有哪一個是刻意把目標放在這圈子以外的人嗎?

第 4 象限(高格調、高烏托邦)代表了我們產業的「魯布·戈德堡機械」和「永動機」。它們就像象限 3 一樣,但執行的更好。即使是業內人士也很難對這些複雜的裝置進行推敲,甚至懷疑論者也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

「它可能不起作用,但也許能起作用,因為我無法完全確定問題所在」

「戈耳狄俄斯之结」能夠找的到繩頭解開嗎?第 4 象限項目盡力假裝自己在第 2 象限。隨著時間的推移,如果該項目在短期內取得成功,他們很可能實際上會嘗試將騙局轉化為真正的業務並遷移到第 2 象限。WeWork 和 Theranos 之間有什麼區別?前者從第四象限遷移到第二象限;後者沒有這樣做。

整體來說,象限 4 的項目對於該領域的許多人來說是很好的短期投資。悲哀但這是事實。部分原因是因為代幣項目能夠比過去的私營公司更快地實現流動性;他們能夠有效率地「IPO」,創始人可以在「產品是否真正有效」,或「產品是否具有真正的、無補貼的市場契合度」等問題得到驗證之前就先退休了,特別是當服務是使用代幣本身作為支付媒介時。大多數看似成功的 Ceypto 項目都是象限 4 的項目,因為快速兌現的激勵太大了,參與者往往無法忽視。創始人、員工、投資者、交易員、交易所、做市商、OTC、SAFT 參與者、律師、和其他第三方服務提供商都從這些象限 4 的騙局中受益。唯一沒有受益的人是最後接棒的那一個套牢者,他們喝著酷愛 (Kool-Aid) 飲料,拼命地堅持一個烏托邦式的夢想,這個夢想是由比他們自己更聰明但更陰暗的人賣給他們的。

我發現這些虛幻和烏托邦主義的維度對我們在這個空間中看到的現象具有很大的解釋力,一個又一個週期。總而言之,象限 1 是好的長期但不適合短期的。象限 2 假裝是象限 1,如果他們解決了可能不存在解決方案的問題,則可以移動到象限 1。象限 2 是短期有利可圖的,從長遠來看具有更高的風險和更高的回報。象限 3 假裝是象限 2,但只成功地偽裝成對不成熟的玩家的偽裝。完全避免。第 4 象限假裝自己是第 2 象限,但如果他們有意掩飾自己的黑暗面並在取得一些初步成功後變成正經項目,他們可能會遷移到第 2 象限,如果你只關心金錢,它們是迄今為止最好的短期投資。VCs 通常從這裡獲得最大量的收益。

NFTs

我們(指 Galois Capital)基本上遠離交易 NFT 及 NFT 相關的代幣。因為我們覺得我們沒有足夠的競爭優勢來玩這場遊戲。就美學而言,我們沒有出色的品味;「模仿說」的程度很重要,但我們沒有足夠的 Twitter 追隨者。有其他很多市場可供交易,海裡有很多魚(無需聚焦 NFT)。

首先,讓我們看一下藝術和 pfp NFT 的類別。由於它們是身份與地位的象徵、炫耀性物品/奢侈品或傳家寶/聲望性物品,我們可以認為其中一些將長期保值。就像現實世界裡有二到十幾家頂級時裝公司一樣,我們可以看到類似數量的 NFT 系列作品將具有足夠的品牌價值來維持。話雖如此,頂級時裝公司肯定沒有 1000 多家,這意味著大多數 NFT 系列可能沒有太大價值。因此,充其量,我們只能獲得一個贏家獲得最多價值的冪律分佈。

我們也可以爭辯說,彰顯地位象徵的能力只有在向他人展示時才有用。對於現實世界的時尚品牌,僅限於靠近佩戴者的現實世界的人流。而 NFT 則將僅限於 Twitter 和 Discord 等社群媒體。很難說哪個展示空間會更大,儘管虛擬世界比現實世界廣闊是一個合理的論據,特別是 Twitter 和 Instagram 正在積極整合 NFT 功能,且人們花費越來越多的時候上網時間。同樣的,由此來看,pfp NFT 的表現優於一般藝術 NFT 也就不足為奇了,因為它們作為在線身份的化身發揮了更好的作用。

儘管如此,在 NFT 投資方面還是需要謹慎,因為在最近的所有敘述中,該類別的詐騙活動最為猖獗。遊戲/串流媒體社群在很大程度上已經開始討厭 NFT 了。

其次,我確實認為類似於 LOOKS 的吸血鬼攻擊有一些合理的機會能夠獲得市場份額。他們能夠直接精準的鎖定用戶族群,這將是他們平台的完美用戶。話雖如此,LOOKS 的價格和市值最近都在大幅下跌,大部分交易量都是洗出來的,且創始人一直在套現。如果這完全是一場騙局,那麼「匿名團隊」以及「代幣價格在短時間內飆漲」這兩點,也就不足為奇了。

儘管如此,擁有多個競爭平台進行 NFT 交易的想法還是很有意義的,因為交易費用很高並且存在競爭空間。此外,由於不存在類似訂單簿的流動性網路效應,因此挑戰者能夠更簡單的與現有企業競爭。最後,當涉及到非藝術非 pfp NFT 時,設計空間在很大程度上是未經探索的。我覺得這次探險是值得的。與所有新範式一樣,大部分內容可能都是無稽之談,但我樂觀地認為人們會在這裡找到一些好的和有用的東西。

L1s

由於技術優勢完全無關緊要,直到它最終在未來某個不確定的時間抬頭,我們不應該在這上面浪費時間。我只想說,每個不同的 L1 背後都有各自的擁護者。芝加哥高頻交易商更喜歡 SOL、韓國人更喜歡LUNA、研究生更喜歡 AVAX(畢竟這是唯一一個表現良好的「教授幣」)、Andre Cronje 的弟子更喜歡 FTM。矽谷 VC 喜歡上述全部,因為只需要正確一次就可以賺回整個基金,他們也喜歡像 NEAR 這樣較小的 L1,因為市值低,意味著還有更多的數十億美元可以增長。ETH 極端主義者現在與老的 BTC 極端主義者站在同一個陣營,他們試圖抵禦來自「新」各方勢力的威脅。一般來說,他們的辯護一直沒有效果,因為人們更喜歡閃亮的新事物。

有了新的事物,你宏大的希望和夢想將成為可能;然而,隨著這些新事物的推出和發展,你最終只會看到實際情況的冷酷與現實。烏托邦主義的背後是真正的野蠻和人性的醜陋。我們渴望一個完美世界的天性,以及我們在他人身上利用這種渴望的天性。最終,只有吉拉爾的代罪羔羊才足以滿足那群由信眾轉為憤怒、不滿的失望暴民,那位預言永遠不可能實現的預言家來擔任這個角色,也是再適合不過了。這並不是說這些 L1 不會成功,只是創始人非常清楚有一把一直懸在他們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最好的情況當然是成功勝出,次好的情況是在去中心化的框架下,持續地協調至找到更好的平衡點,因為,等到有關係的時候才有關係,而且誰知道什麼時候會開始有關係呢?或許永遠不會發生。說不定我們都只是在害怕一個不存在的鬼怪,也或許它其實存在。

當我們重塑金融和貨幣體系時,我們開始同情過去的美聯儲主席。沒有美聯儲主席希望經濟在他們的監視下爆炸,所以為什麼不把責任推給下一個人, 「kick the can down the road(把不想做或難做的事情不斷的往後推遲)」。無論如何,願最好的 L1 獲勝。我只想說,將所有參與者的激勵措施考慮進去會很有幫助,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技術。事實上,很少。

在這方面,已經等了 7 年多了,我甚至不敢問我們是否真的能在今年看到以太坊交付 PoS。哪一件事會先發生:ETH 2.0 還是漸凍人 Hal Finey 的身體被重新喚醒?哈哈,誰知道呢。開個玩笑而已,別噴我。

當談到跨鏈橋時,主要的挑戰是確保一條鏈上的合成資產不會在沒有原始鏈的適當支持的情況下被任意膨脹,並且傳輸過程是安全的。我們最近目睹了 SOL 和 ETH 之間的 Wormhole 遭到利用,這就是因為上述的問題。我並不特別擔心這個弱點,因為它只是一個可以被修復的漏洞。SOL Wormhole 的漏洞被 Jump 救了起來,儘管這可能花了他們自己一大筆錢,如果放任跨鏈橋失敗,他們的 SOL 持倉就會失去很多價值,而且我相信他們在這次的救助中承受了合理但慘痛的債務。不過,對此同樣不必太過擔心。真正讓我擔心的是,即使代碼編寫得非常完美,一般跨鏈橋是否仍然存在一些基本問題,這方面仍有待觀察。此外,即使今天的跨鏈橋是相當中心化的,只要最終有辦法在不損害安全性的情況下達到去中心化,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我們未來會看到,我會保留我的懷疑。

DeFi

DeFi 2.0 類似於 DeFi 1.0,但 2 大於 1。數字越大感覺就越厲害。DeFi 2.0 的特點是讓協議本身,控制或擁有資產。有時它被稱為 PCV(協議控制價值)或 POL(協議自有流動性)或其他任何名稱。想法是一樣的,你現在有一個 DeFi 協議,而它同時還運行著一個對沖基金。這是好主意還是壞主意?留給讀者自己決定。現在協議在財庫中持有其他協議代幣,並參與彼此的治理投票,我們進入了一個系統性風險的時代。參考看看這個推文,你覺得以下哪一種更容易推測?在這龐大組合產品網路中的 TIME-MIM-LUNA,還是 2008 年金融危機前結構性產品在高峰期的 CDO 平方?可組合性很棒,它允許以前不可能的事情成為可能,但我們需要小心,因為系統性風險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累積,並且糾纏的協議會變得越來越難以推敲。除此之外,同樣的垃圾,但卻涉及更大的數字。

Play-to-Earn

你工作是為了賺錢,你把賺到的錢花在遊戲上。不是一直都是這樣嗎?工作本質上是「你並非出於自己的意願而去做的事情」,並且您會因完成這些不受歡迎的任務而獲得報酬。遊戲本質上是「你自願做的事情」,因為你喜歡它,甚至可能願意為此付費。既然這樣的話,P2E 到底是什麼鬼?

如果你是一個以生成魔獸世界金幣為生的中國農民,那這就是你的工作。如果你玩魔獸世界並享受魔獸世界,您可能會透過一些 RMT(Real Money Trade)網站,從這些中國農民那裡購買魔獸金幣,那你就是在玩遊戲。

在 P2E 的概念中,人們再次使用了很狂的命名方式,這是一個聽起來很酷的流行語,讓你聽起來就像可以吃蛋糕又同時能減肥。在大多數遊戲中,有人為賺錢而工作,有人為玩遊戲而付費,這兩組幾乎沒有重疊。在大多數「P2E」遊戲中,你仍然有一群為了賺錢而工作的人,但第二個族群大多被一個新的群體所取代,即「購買工人的產出並尋求最終將其賣給其他在付費群裡的人」的新群體。換句話說,大多數遊戲和 P2E 的區別在於,從「工人和玩家」變成了「工人和投機者」。一個龐大但大多數人無視的問題是,幾乎沒有人真正想玩這款遊戲。

如果 P2E 概念領域曾經推出過一款真正有趣的遊戲,那麼充其量只是有工人和玩家的普通遊戲,沒有什麼區別,除了一點點微妙的差別以外。擁有虛擬遊戲中的鏈上不記名資產使得二級市場能夠在遊戲開發者平台之外活躍的運作,但遊戲開發者仍然可以很容易地從交易中課稅。遊戲開發商的普遍共識是,遊戲資產的二級市場對收入不利,因為它們不容易從每筆交易中分一杯羹,而且會蠶食一級市場。如今有了加密貨幣,儘管仍然無法解決一級市場的蠶食問題,但他們卻可以很輕鬆地從二級市場中課稅。在我看來,這仍然是一件好事,因為過去的頂級遊戲確實都有活躍的二級市場,現在至少有更大的動力能讓遊戲開發商回到反二級市場之前的美好時光。玩家得到他們想要的,而開發者也得到他們想要的(一半)。因此,加密貨幣和遊戲可能會產生一些強大的協同作用,但 P2E 的當前狀態並沒有達到那樣的程度。

Metaverse

某種程度上,「元宇宙」一詞的含義為虛擬實境(VR),我們已經擁有它了,而且它是一個正在不斷發展的產業。如果「元宇宙」一詞不僅僅意味著 VR,那麼我們必須更準確的定義它,以免我們攀登一座被普通詞彙誇大的「抽象天梯」。當人們說 AI 時,他們實際指的是 ML(機器學習);當人們說 ML 時,他們實際指的是統計方法;當人們說統計方法時,他們實際指的是線性回歸。錢已經在膨脹了;我們也不要在詞彙上過度膨脹。

如果「元宇宙」意味著虛擬社群,我們已經在 Telegram、Discord,甚至以前稱為 Facebook 的公司中擁有了它。如果「元宇宙」僅僅只是描述一種趨勢,即人們通常會在虛擬世界中花費越來越多的時間,而在肉體空間中花費的時間越來越少,那麼它正在發生。日本的 hikikomori (隱蔽青年)就是我們的未來。當你印太多錢時,有一半的人會停止性愛,成為封閉的地下室居民,而另一半則成為巨型殭屍 kiretsus(指日本式的企業組織)的工薪階層,直到他們不可避免地都死於過勞。相信我,這是真的,但論證太長了無法放入空白處(引用自費馬猜想)。

儘管如此,從實際的角度來看,當我們談論投資「元宇宙」時,無論它的實際含義如何,這通常有兩種形式:投資於虛擬世界、虛擬宇宙,或投資於虛擬宇宙中的特定虛擬土地/資產。對於前者,加密貨幣實現了以前不可能的兩項創新。

首先,只要你有一些反女巫攻擊的機制,你就可以讓你的用戶透過一些 Web3 風格中的「流動性挖礦」之類的方式獲得虛擬宇宙中的所有權。其次,你可以讓你的用戶在不依賴中心化支付通道的情況下相互進行商業交易。換句話說,你可以登錄到 Decentraland,讓你的人物走進一個虛擬藝術畫廊,找到你喜歡的 CryptoPunk,然後點擊它直接鏈接到 OpenSea 上的拍賣。再點擊一次,你的 Metamask 錢包打開,你就可以從畫廊購買它。購買後,您可以繼續將其展示在畫廊,或將其取下並在你自己的虛擬房屋中展示,又或者同時在兩個地方展示。很酷吧。話雖如此,但事實上《VRChat》就可以集成這個功能了,雖然他們的虛擬宇宙是中心化的。與 VRChat 相比,Decentraland 具有獨特的優勢和劣勢嗎?很難說,但也許下一個話題會有所啟發。

當我們將「土地」所有權轉為不記名票據時會發生什麼?當我們將「虛擬土地」所有權變成不記名票據時會發生什麼事?這確實是 Decentraland 和《第二人生》之間的核心區別。它為虛擬土地和不可偽造、不可奪取的土地所有權創造了一定程度的稀缺性。儘管仍然存在一個問題,即交通中心附近的土地價值與遠離交通中心的土地價值多少有關聯。虛擬土地價值也受益於該地區周圍的人流,如現實世界中的土地。但在虛擬現實中,人們可以傳送和飛行,如果你限制用戶不能傳送或飛行,那麼你的競爭對手肯定不會施加這樣的限制。因為重力不是虛擬世界中的必要規律,我想土地甚至也可以垂直堆疊。所以我不認為虛擬土地的價值能夠達到與現實世界中的城市或農村土地相同的價值比率,但一些虛擬土地仍然可能比其他虛擬土地更有價值,這取決於它們可以捕獲多少關注度。

最後,虛擬土地所有權到底有多不可奪取?如果有人在他們的 Decentraland 土地上放了一些非常粗俗或非法的東西,比如一些血腥或色情內容,該怎麼辦?Decentraland 能把它撤下來嗎?真正的不記名土地所有權並不會這麼做。現在是這樣的情況嗎?

Web3

與《Valve》不同的是,我們的 Web 這次已經到數字 3 了。為了避免概念或單詞膨脹,讓我們參考 Chris Dixo(a16z 合夥人)對 Web3 的定義。Web1 僅限讀取;Web2 允許讀取與發佈;而 Web3 允許讀取、發佈與擁有。所以基本上,FCoin 發明了交易挖礦,後來在 DeFi 中的流動性挖礦中得到普及。所以 Web3 等同於流動性挖礦。開個玩笑,這還不足以行程範式轉移。

Web3 是一種類似於股票工具的廣義流動性挖礦,在該領域證券監管機構的執法行動會很困難。可能好,也可能不好,這取決於你是否是監管者。想像一下,如果 Uber 能夠在他們平台上的每趟行程中向乘客和司機發放少量的 Uber 股票,沒有任何文書工作或中間商的開銷,也沒有任何可能與監管機構發生麻煩的開銷。效果實際上可能會不錯,這是建立雙邊或多邊市場的好方法,解決了「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同時也是獲得客戶並將其轉變為佈道者的好策略。好吧,讓我們看看它是怎麼回事。當有抱負的企業家開始將 Web3 放在每個宣傳平台上時,仍然需要小心謹慎,就像「AI」和「Uber for X」熱潮下所發生的那樣。

結論

總而言之,在 Crypto 領域一切都很好。從長遠來看,我一如既往地對加密貨幣領域保持樂觀。短期內,有一些實際工作和一些清除工作需要完成。我知道有些人會因為我發文而嘲諷我智商中等(以下midwit迷因主要是嘲諷中等智商的人表現一般劣於高智商與低智商,卻時常認為自己優於一般人),但我當前對他們不加評論:

所以對你的鄰居好一點,少一點炫耀,不要把你的一個大學朋友在 NFT 上大賺一筆掛在嘴邊, ngmi(Not gonna make it)的那些人總把wagmi(We all gonna make it) 掛在嘴邊,人生一直在向前走、Crypto 一直在向前走、持續構建、持續持有,試著為這個世界做些好事,同時確保你沒有用你自以為的好意把我們所有人都拖到地獄裡,至少偶爾出去外頭走走……我們真的需要好好清理我們自己的空間,否則在某個時間點勢必會出現系統性爆炸,然後每個人都會因為監管而哭泣,然後歷史會重演,就像那些成熟市場一樣。不感相信 gerko 因為我說實話而封鎖了我的推特,雖然他很生氣,但沒關係。我知道為什麼 dan 不使用標點符號了,這還不錯,挺很有趣的。(最後一段原文完全沒有標點符號)

無意冒犯,但當前的 P2E 遊戲一點也不好玩,來自一個玩過數萬小時遊戲的人,你知道當人們說無意冒犯時,他們說的下一句話總是會冒犯,抱歉(你懂的,我不是真的在道歉)。

無論 ArtForz 做了什麼,我真的難以相信他們竟然想出了這麼聰明的騙局。我的意思是,通常情況下 Rug Pull 的問題是,一旦騙子倒貨,他們的社群就會因為價格下跌而發瘋,但他們卻可以在不導致價格下跌的情況下悄悄拋售,甚至在代幣化的同時使其價格上漲,我想說的是,他們是如何想出這麼天才的作法。

假如你問我下個階段,精細到讓匠工都感到愧疚的魯布·戈德堡機械、能夠賺錢的 Defi 3.0 是什麼?你還在閱讀這篇文章嗎?你應該真的是一位充滿好奇心的人。很好!好多自閉症邊緣人格。一個 POW、一個公平的鑄幣利差系統。

如果你想輪轉就去轉你媽。什麼時候輪到東京?我猜那永遠不可能發生。永遠在練習場遇到加密貨幣的人,終於演化成進擊的巨人也有道理,哈哈⋯,最後一季的下半段可以大獲全勝。還欠我錢。你們怎麼還在這裡看這篇文章?大家不是都在 ETHDenver 22 聚會嗎?嗨翻天了!Coinbase 在美式足球超級盃賽事的廣告真的酷斃了。

法蘭西斯·培根:「所羅門說,世上沒有新的事物。據柏拉圖所言,所有的知識學問也不過是回想,因此,所羅門才會說出,一切新事物只是被遺忘的舊事物這句話」。其實 Barry(DCG 執行長)可以妥協,從封閉型基金給予利息,但如果用戶只是想挖賣提,那我猜賣壓會相當沉重。

我就是在這裡走來走去綿綿不絕地一直說話。尼采說坐著冥想的人相信虛無主義,還好我都走來走去。礦工可提取價值(MEV)是智力運動的奧林匹亞。我個人是不懂運動,我的意思是,讓球進洞就只有那幾種方式而已。星海爭霸、魔獸爭霸、DotA,這些反而都更需要策略,觀看起來也更有趣。如果你到現在還在閱讀這篇文章,那麼你應該真的有點強迫症、吹毛求疵到極致,所以如果你有興趣,我們在招人。聯絡方式:hiring@galois.capital。人資部會殺了我。

原文

join Zombit

加入桑幣的社群平台,跟我們一起討論加密貨幣新資訊!

桑幣區識 Zombit

桑幣筆記 Zombit 為專業的區塊鏈財經自媒體,利用自身的金融和區塊鏈知識,提供區塊鏈相關的時事新聞、專題專欄、新手教學和趨勢週報...等,協助大眾吸收正確的資訊,並和社群朋友站在一起,互相扶持成長。

桑幣熱門榜

zombie

桑幣正在徵文中,我們想要讓好的東西讓更多人看見!
只要是跟金融科技、區塊鏈及加密貨幣相關的文章,都非常歡迎向我們投稿
投稿信箱:contact@zombit.info

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服務與內容,本網站使用 cookies 分析技術。若您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相關隱私權政策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及安全政策宣示